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团宠小奶包她是大佬
展开

团宠小奶包她是大佬 紫夏沐 著

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

6.66万字

  秦惜从来没想过,她会有这么一天,一剂毒药让她变成了五岁的小奶包。

  还被一堆人捧在手心里的宠着。

  富二代陆元宝:“小惜儿最漂亮!小惜儿最可爱,长大了我要娶你。”

  威武霸气的霍家老爷子:“小惜儿,爷爷这里有钱,你拿去花,随便花。”

  孤儿院小帅逼凌泽凯:“小惜儿,有我在,谁都别想欺负你。”

  高大英俊的帝国集团总裁霍简邦:“小惜儿,告诉你小姨秦惜,只要她带着你嫁过来,可以得到整个帝国集团外加一个我。”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紫夏沐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3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66.14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865

其他作品

  • 贺少,你老婆把你忘了

      (甜宠+萌宝,双洁)人人都说夏家大小姐跳楼了,其实她是被人推下楼的,而且还偏偏砸中了一个倒霉鬼。   从此与这个倒霉鬼纠缠不清。   “贺言一,你不许洗澡,也不许上厕所,听到了没有?”   夏眠低头冷声警告,发出的却是一道极其低沉好听的男音。   “你是想憋死我,臭死我?”   “可是,可是你现在用着的是我的身体。”   贺言一心底暗想,“又不是没看过。”   半年后,夏眠得了服装设计比赛的一等奖,颁奖的人却是贺言一。   他单膝跪地,手里握着她的奖杯坏坏一笑。   “嫁给我?不然奖杯我带走。”   台下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长长的松了口气。   他们终于可以交女朋友了,再也不用陪大哥做光棍了。   贺老太太激动的热泪盈眶,他握住老爷子的手。 “老大终于开窍了,我们终于有孙媳妇了。”

    加入书架
  • 妈咪,爹地重生了!

    报告总裁,你被复制了,发现一枚小包子跟你长的一模一样,而且连名字都一样。 总裁大人大怒,抓回来严加审问,他有何目的。 帅气的小男孩站在高大英俊的男人面前,他的气场丝毫不输总裁大人的,他仰起小脑袋。 原来你就是妈咪说的那位,她做不了新娘,就做你亲娘的男人。 总裁大人下令,全国通缉顾遇见。 顾遇见被送到总裁大人面前,赫大总裁捏住她的下巴,恶劣一笑。 “顾遇见,这么想做我妈,嗯?不过我觉得你更适合做我老婆。”

    加入书架

同类推荐

  • 倾尽余生不负相遇

    水绕天涯

    )他是冷酷总裁,坐拥庞大的商业帝国;她是落难千金,惨遭恶人迫害家破人亡。一纸交易,各取所需。“我会尽我所能,许你一世宠溺。”

  • 只因当时太爱你——出版

    安染染

    七年前,他害她家破人亡,七年后,他们却意外相遇,一见倾心,一眼万年。一段命中注定的制服爱情,一场浪漫虐心的倾城之恋。致那些说不出的秘密,挽不回的一个遗憾,触不到的恋人,忘不了的爱。

  • 万年之后仍爱你

    高擎

    (新书《湛少,你老婆有毒》已发!欢迎大家收藏,坑品保证)白伊然从没想过会和帝国总裁冷奕琛闪婚,更没想到他们结婚快,离婚也快。白伊然只想安逸的过完余生,那位帝国总裁却在离婚之后一次次耍无赖的霸占她,用尽手段逼她复婚,把她宠上天!什么帅气的小鲜肉,人渣前男友,部门男同事,相亲男医生,统统近不了白伊然的身。于是被宠坏的白伊然经常傲娇的说道,“自打我嫁进冷家以来!就独得冷奕琛宠爱!这世上美女千万,可他就偏

  • 天价前妻

    安染染

    十年前,她是豪门千金,天价难娶,他是穷小子,身无分文。十年后,她家破人亡,为生计四处奔波,他却成为一等一的精英,傲视群雄,拥有一切。再见时,他邪魅妄笑:“亲爱的前妻,我们的账该好好算一算了!”谁的青春不迷茫,谁的初恋不难忘,有多少痛刻骨铭心,有多少爱可以重来?

  • 暖婚甜恋

    百里夜星

    新文《独家宝贝:甜妻娶一送一》连载中。十三年前,她大雪中救他,十三年后,他害她家破人亡,走投无路时,他逼她做他的女人,她转身走向另外一个男人:“先生,我今年二十岁,身体健康,体贴温柔,善解人意,会忠于婚姻,你愿意娶我吗?”顾少修开车门的动作顿住,看清她的模样后,轻笑点头:“我愿意!”谁能告诉她,婚前不是约法三章了吗?他们只是合作伙伴,婚后AA制,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这男人变着花样儿攻占她的心,霸道
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