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顶流大佬你夫人又掉马了
展开

顶流大佬你夫人又掉马了 辛小然 著

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

17.89万字

【性感撩人伪花瓶VS禁欲腹黑影帝】
  尹相思和影帝薄逸禛公开恋情后,开始被各路粉丝狂嘲:尹相思是出了名的花瓶,除了长得好看外一无是处,配不上我们的逸哥!
  各路大佬闻言,纷纷发博表示疑惑;
  天才歌手:嗯?我的金牌作曲人竟然是花瓶?
  赛车冠军:如果实力碾压我的大佬是花瓶,那我是什么?
  国际设计大赛评委:享誉世界的国际设计师是花瓶?花瓶是褒义词吗?
  黑曜集团:总裁,不要再低调了,我们先砸它一个亿买水军和热搜,高调官宣。
  格斗冠军:不要开玩笑了,三两下就把我打入院的女魔头竟然是花瓶?
  尹相思表示:你们别这样,我只想当个花瓶!
  ……
  刚认识的时候:
  薄逸禛:“我对花瓶没有兴趣。”
  被撩的时候:
  薄逸禛:“尹小姐,请你自重!”
  见到尹相思撩其他小鲜肉的时候:
  薄逸禛:“撩我还不够?是我不够嫩还是我不够帅?”
接下来请欣赏薄影帝以及他的粉丝的真香现场!
【马甲文+团宠文+男强女强+打脸爽文+甜宠文】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辛小然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2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103.04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514

其他作品

  • 爵爷的小狐狸精又凶残了

    【爽文+宠文,男强女强】顾家巫师预言:顾家未来的女主人桀骜不驯,实力强劲,姓乔名曦。 爵爷不屑一顾,“呵,我倒要看看最后是她非我不可而我全身而退,还是我视她如命难以自拔。” …… “爵爷,乔小姐她发现我们在暗中保护她了。” “嗯,知道了。” “爵爷,乔小姐她让我们转达,说让您离她远一点。” “嗯,知道了。” “爵爷,您去哪?” “让我离她远一点?想得美!” 当爵爷使劲浑身解数终于追到了自家的凶残小女人,立刻迫不及待的公开恋情,外界一片哗然。 所有人都在说乔曦配不上顾夜爵,说乔曦就是顾夜爵养的金丝雀,是勾引顾夜爵的小狐狸精。 而当乔曦一个又一个隐藏的神级马甲暴露之后,原本愤然的众人哑口无言。 爵爷还嫌看热闹不够事大,在接受采访时直言,“其实,我才是我夫人养着的小白脸,让各位见笑了。” 【本文男强女强,打脸情节巨多巨爽!】

    加入书架

同类推荐

  • 倾尽余生不负相遇

    水绕天涯

    )他是冷酷总裁,坐拥庞大的商业帝国;她是落难千金,惨遭恶人迫害家破人亡。一纸交易,各取所需。“我会尽我所能,许你一世宠溺。”

  • 只因当时太爱你——出版

    安染染

    七年前,他害她家破人亡,七年后,他们却意外相遇,一见倾心,一眼万年。一段命中注定的制服爱情,一场浪漫虐心的倾城之恋。致那些说不出的秘密,挽不回的一个遗憾,触不到的恋人,忘不了的爱。

  • 万年之后仍爱你

    高擎

    (新书《湛少,你老婆有毒》已发!欢迎大家收藏,坑品保证)白伊然从没想过会和帝国总裁冷奕琛闪婚,更没想到他们结婚快,离婚也快。白伊然只想安逸的过完余生,那位帝国总裁却在离婚之后一次次耍无赖的霸占她,用尽手段逼她复婚,把她宠上天!什么帅气的小鲜肉,人渣前男友,部门男同事,相亲男医生,统统近不了白伊然的身。于是被宠坏的白伊然经常傲娇的说道,“自打我嫁进冷家以来!就独得冷奕琛宠爱!这世上美女千万,可他就偏

  • 天价前妻

    安染染

    十年前,她是豪门千金,天价难娶,他是穷小子,身无分文。十年后,她家破人亡,为生计四处奔波,他却成为一等一的精英,傲视群雄,拥有一切。再见时,他邪魅妄笑:“亲爱的前妻,我们的账该好好算一算了!”谁的青春不迷茫,谁的初恋不难忘,有多少痛刻骨铭心,有多少爱可以重来?

  • 暖婚甜恋

    百里夜星

    新文《独家宝贝:甜妻娶一送一》连载中。十三年前,她大雪中救他,十三年后,他害她家破人亡,走投无路时,他逼她做他的女人,她转身走向另外一个男人:“先生,我今年二十岁,身体健康,体贴温柔,善解人意,会忠于婚姻,你愿意娶我吗?”顾少修开车门的动作顿住,看清她的模样后,轻笑点头:“我愿意!”谁能告诉她,婚前不是约法三章了吗?他们只是合作伙伴,婚后AA制,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这男人变着花样儿攻占她的心,霸道
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