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
展开

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 紫牡丹 著

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

16.52万字

身为苏家千金,苏忆晚沦落为联姻工具。她上门逼对方退婚,却发现他就是那夜的男人。
“你想逼我退婚,嗯?”男人把她抵在墙上。
“如果你不想那夜的事被人知道,就把婚退了。”苏忆晚说道。
不料事后,才发现退婚找错人了!他居然是她未婚夫的小叔,还当众抢人,说:“她,我要了。”
“……”苏忆晚拔腿跑。
从此众人皆知,她把大佬染指了,被全城通缉。
1小时后,男人优雅解着纽扣,说“怎么?她知错了?”
“少夫人说是错了!手滑把你拍卖给了富婆。”
“…….”
她问:“听说晏先生杀伐果断,就不怕吓跑我?”
某男人淡声说:“你敢跑,我就跪榴莲!”
“……”
权力滔天的男人,唯独宠她不停。
只是…她扶着腰,暗想,这代价好大!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大神

紫牡丹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4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587.72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1733

其他作品

  •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

    重生后,顾笙拥有种特殊能力,能在梦中克制对方,不料惹上大人物! 他,商界之王!运筹帷幄,狠戾绝情。没料在梦中,被女人缠着为所欲为无法反抗,醒来发现脖颈还有牙印! 顾笙一心想报仇后狂赚钱,走上人生巅峰,却莫名被盯上! “该死的女人,想跑 ?“陆晏瑾堵住她说。 顾笙欲哭无泪,梦里冒充土匪抢个男人,怎么现实中还被追着求负责? 她心虚说:“陆少!就是个梦,那个…不太吃亏。” 陆晏瑾捏着她下巴,把欺负她的渣狂虐一遍,说:“你觉得这样好,还是这样?嗯?” 顾笙被他当小公举宠,无力望天,重生一趟…我太难了!

    加入书架
  • 幸得此生遇到你

    订婚前夜,贺兰槿看到妹妹和未婚夫在厕所里合谋算计贺家,她立刻举报送他们上头条,手撕白莲花,反手虐渣。 没料招惹上豪门少主乔寒夜,他,冷酷无情!却宠她上天!与她强强联手,从此人生顺利开挂。 ?“嫁给我,贺家是你的,乔家也是你的。”乔寒夜诱惑说道。 PS:推荐作者旧文“首席大人,宠上天!”欢迎来加群哦。

    加入书架
  • 幸会了萧先生

    据说他商界帝王!能翻手覆云只手遮天,却不近女色,她才答应结婚的。 说好的工作狂,事业狂,怎么结婚后就突然话说护妻狂魔呢!

    加入书架

同类推荐

  • 倾尽余生不负相遇

    水绕天涯

    )他是冷酷总裁,坐拥庞大的商业帝国;她是落难千金,惨遭恶人迫害家破人亡。一纸交易,各取所需。“我会尽我所能,许你一世宠溺。”

  • 只因当时太爱你——出版

    安染染

    七年前,他害她家破人亡,七年后,他们却意外相遇,一见倾心,一眼万年。一段命中注定的制服爱情,一场浪漫虐心的倾城之恋。致那些说不出的秘密,挽不回的一个遗憾,触不到的恋人,忘不了的爱。

  • 万年之后仍爱你

    高擎

    (新书《湛少,你老婆有毒》已发!欢迎大家收藏,坑品保证)白伊然从没想过会和帝国总裁冷奕琛闪婚,更没想到他们结婚快,离婚也快。白伊然只想安逸的过完余生,那位帝国总裁却在离婚之后一次次耍无赖的霸占她,用尽手段逼她复婚,把她宠上天!什么帅气的小鲜肉,人渣前男友,部门男同事,相亲男医生,统统近不了白伊然的身。于是被宠坏的白伊然经常傲娇的说道,“自打我嫁进冷家以来!就独得冷奕琛宠爱!这世上美女千万,可他就偏

  • 天价前妻

    安染染

    十年前,她是豪门千金,天价难娶,他是穷小子,身无分文。十年后,她家破人亡,为生计四处奔波,他却成为一等一的精英,傲视群雄,拥有一切。再见时,他邪魅妄笑:“亲爱的前妻,我们的账该好好算一算了!”谁的青春不迷茫,谁的初恋不难忘,有多少痛刻骨铭心,有多少爱可以重来?

  • 暖婚甜恋

    百里夜星

    新文《独家宝贝:甜妻娶一送一》连载中。十三年前,她大雪中救他,十三年后,他害她家破人亡,走投无路时,他逼她做他的女人,她转身走向另外一个男人:“先生,我今年二十岁,身体健康,体贴温柔,善解人意,会忠于婚姻,你愿意娶我吗?”顾少修开车门的动作顿住,看清她的模样后,轻笑点头:“我愿意!”谁能告诉她,婚前不是约法三章了吗?他们只是合作伙伴,婚后AA制,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这男人变着花样儿攻占她的心,霸道
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